蓝耳病防控形势紧张,这种防控方法震撼江西 !


姜平认为在临床上,从流行程度上来说,气喘病、蓝耳病和圆环病的流行强度最强,其中又属蓝耳病的防控最难、遇到的问题最多。

南农高科“克蓝行动”进江西

《农财宝典》新牧网 王之娴 陈博


养好猪,疫病防控是关键,而在众多疾病中,又以蓝耳病的防控最为复杂。近日,养殖大省江西迎来了一场防控蓝耳病的福音,7月20日,南农高科“克蓝”行动走进江西,为江西养殖户带来蓝耳病等重要传染病的最新流行动态,并共同探讨防控措施。


以南京农业大学教授姜平为代表的蓝耳病防控大V与养猪人分享了在临床上的防控经验和实验室的研究成果。姜平谈到,目前对猪场来说,主要关注9种病毒性疾病和9种细菌性疾病。而在临床上通过疫苗来进行防控的主要是几种病毒性传染病。当然,对猪场来说,并不是所有疫苗的优先级都同样高,几种重要的免疫抑制性传染病需要首先考虑免疫。姜平认为在临床上,从流行程度上来说,气喘病、蓝耳病和圆环病的流行强度最强,其中又属蓝耳病的防控最难、遇到的问题最多。


这是因为,目前我国使用疫苗是疫病防控的主要手段,对诸如猪瘟和圆环此类疾病来说,疫苗防控是非常有效的,但对蓝耳病来说,由于蓝耳病病毒非常特殊,目前并没有完全理想的疫苗。


姜平认为,气喘病是猪场的地方性传染病,虽然大部分不会引起死亡,只会造成生长速度的减缓,但其引起的上呼吸道上皮纤毛损伤,可以成为很多疾病感染的入口,蓝耳和圆环均可由此感染。因此首先,要在气喘病防控好的前提下,再谈蓝耳的防控。


目前蓝耳病的临床表现非常复杂,除了引起母猪繁殖障碍和仔猪呼吸道症状以外,还会有仔猪的腹泻、仔猪的神经症状等等症状,有的会暴发大规模死亡,而有的则比较缓和,因此较难根据临床表现得到准确诊断。


近年来流行强度加强,诊断难度进一步加大


姜平分析,蓝耳病的流行有非常重要的周期性,差不多5年流行一次。我国于1996年、2001年、2006年分别有流行。而当前的流行则是从2016年开始的。“这次流行比较缓和,因为现在绝大部分猪场都感染了蓝耳病,做过免疫,都有一定的抗体保护。”姜平说。


姜平展示了实验室对送检样本进行蓝耳抗体检测数据,数据显示近年来蓝耳抗体阳性率检测均维持在80%左右,变化不大。而对蓝耳病毒的检测数据则表现出了较大的变化。姜平指出,在2013年时,蓝耳防控情况是不错,病毒检出率只有1/3不到,但从2016年开始,检出率提高到了80%多。“这说明流行强度明显加强,临床发病明显增多。”姜平说。


而这次流行的临床表现相对温和,很多猪场表现为仔猪断奶后2周出现呼吸道症状,发病率在50%左右,死淘率在10-20%。母猪出现较多流产,但临床上很难与其他引发流产的疾病病区分,特别在目前猪场伪狂犬也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姜平建议在这种情况下猪场应该做一些鉴别诊断,去区分到底是蓝耳致病还是伪狂犬。另外还要注意一些与其他疾病共性的临床表现。


正因为疾病临床症状表现有共性,混合感染又十分严重,在我国很难单纯根据临床症状去确定猪场发生的到底是什么病,所以需要结合实验室诊断来判断。近年来我国实验室诊断发展迅速,也涌现出许多检测服务中心,需要注意的是,检测服务中心也需要去调查临床表现和病理学变化,结合实验室检测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很多猪场就是有某些病原长期存在但并不引起发病,查到蓝耳病原存在就一定是蓝耳病吗?不一定。”姜平说。


经典毒株是防控蓝耳病的理想选择


姜平指出,目前我国流行的蓝耳毒株依然大部分是美洲型,分为4种重要基因亚型:高致病性毒株(姜平认为其中有毒株与疫苗有关)、类NADC30毒株、经典毒株(VR2332株,流行率在12-20%之间)和广东新变异毒株(不适应Marc145细胞系,姜平实验室使用猪肺泡原代细胞分离,验证其致病性变异较多)。不同亚型之间在抗原性上依然有较大交叉,但是交叉有所降低。此外临床上欧洲型检出率较前几年有所增高。


对于类NADC30毒株的防控已经成为我国蓝耳防控的重点。姜平介绍,近3年来该类毒株流行比例已经扩张到占据50%,其原型来自北美的NADC30毒株与我国本土毒株的重组。其致病性与高致病性毒株相似,但抗原性发生了变化。使用天津株和经典R98株对其进行攻毒保护试验,发现攻毒后猪只在两种疫苗保护下均有轻微体温升高,但病毒血症明显低于未免疫的对照组,组织病理学病变明显轻微,说明这两种疫苗对该毒株均有部分保护。


关于“疫苗样毒株”,姜平提出了一些论据,表示实验室在2015-2016年间分析了28个临床上有明显发病、病理解剖有明显特征,通过免疫组化检测抗原确诊为蓝耳病的猪场。将分离得到的病毒进行分析,发现其中有10个猪场分离的病毒是属于疫苗样毒株。此后在网上基因数据库中又找到了其他研究机构发现的34个此类蓝耳病毒。进一步分析这些“疫苗样毒株”分布年代,发现此类病毒分布时间在2010年到2015年间。“我国从2008-2009年开始广泛使用高致病性蓝耳疫苗,之后这种毒株就出现了。在吉林、辽宁,广东、广西,四川都有分布,非常广泛,说明这类疫苗样毒株的流行在我国是比较严重的。”姜平说。“但这并不是说疫苗不好不合格,而是猪场在使用的过程中,由于有病毒血症的存在,可能与野外的毒株相互作用,使得毒株本身发生了变化。”


“从蓝耳病目前的情况来看,普遍存在蓝耳病抗原性变化,因此防控必须高度重视不能掉以轻心。使用疫苗上,经典毒株相对来说毒力低、不易发生变异,因此在疫苗安全性及稳定性等方面表现都较好”姜平总结道。


南农高科技术总监季伟则分享了科学使用蓝耳苗见解。季伟谈到,目前我国包括国家的核心种猪场在内的许多猪场都处于三种状况:阴性场、阳性稳定场和阳性不稳定场,其中大多数都处于阳性稳定场和阳性不稳定场的状态。从研究和实际运用来看,总体上蓝耳病免疫是有效的,可以减少感染猪的排毒,有利于母猪群的稳定,减少生长猪的临床症状、降低死淘率并提高生产性能,关键在于选择怎样的蓝耳苗。季伟表示南农高科的“蓝克清”采用自然弱毒株R98株制苗,安全稳定不返强,并且抗原含量高,对不同类型的野毒均有保护。同时也表示为了让猪场更好地使用蓝耳苗以及对蓝耳病研究的不断深入,该产品也在进行持续的改进。


江苏南农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澄也来到现场,与江西的众多养殖户互动探讨蓝耳病防控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