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菌毒素对于疫苗免疫的影响!


在当今猪价持续走热的形势下,每头猪带来了可观的利润,如何伺候好这些“净坛使者”们,让它们吃得好,睡的香。正如人类的生存所要求的衣食住行,猪娃们的生活就是吃喝拉撒。在今天养重于防、防重于治的养猪理念下,从细节入手,从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吃”上下功夫,杜绝“病从口入”。

然而,这么一些数据让我们为猪娃们的“吃”添上了一丝忧虑。中国饲料分析试验中心对2015年饲料及原料样本霉变毒素检测结果进行了统计分析,实验样本来自江苏、江西、河南、安徽、浙江、四川、北京、山东、河北、上海等地区的样品658份,结果显示,黄曲霉毒素B1检出率达到94.34%,玉米赤霉烯酮检出率达到99.78%,呕吐毒素检出率达到100%。这说明,霉菌毒素存在于饲料中已是常态问题,而恰恰由于这样的细节问题,是导致疫苗免疫效果不佳的罪魁祸首。

美国霉菌毒素委员会的研究表明,霉菌毒素关键是破坏免疫系统,强烈抑制免疫应答,还会对黏膜产生损伤,易发生呼吸道疾病等其他慢性传染疾病。霉菌毒素对免疫系统、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等多方面造成影响,其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①免疫器官体积变小;
②T淋巴细胞、B 淋巴细胞和白细胞的数量减少;

③产生抑制免疫球蛋白和抗体、补体和干扰素的活性降低,淋巴细胞的活性降低,以及损害吞噬细胞和抗原呈递给细胞的功能;

④抗体浓度下降;

⑤影响血液中抗生素的抗菌效果。



常见的霉菌毒素有玉米赤霉烯酮(ZEN)、黄曲霉毒素(Afla)、呕吐毒素(DON)。玉米赤霉烯酮(ZEN) 具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会导致母猪一系列的生殖障碍,诱发阴道炎、阴道和直肠下垂,也能使猪食欲减退、恶心、腹泻、体重减轻、肉料比下降;对疫苗的影响就是导致对免疫接种的反应降低,使抗体的持续时间大大缩短,严重影响疫苗的免疫效果。黄曲霉毒素(Afla) 是引起免疫抑制较强的毒素,主要作用于细胞免疫,抑制T 淋巴细胞和补体(C4)产生白细胞介素(IL)及其他淋巴因子,抑制巨噬细胞活性;尤其对伪狂犬病的感染起着助推作用,猪伪狂犬病的感染首先是通过吸附侵入细胞,再释放出病毒,如果在吸附细胞前,猪群拥有足够高的抗体,那么就能中和细胞外的病毒,而病毒一旦侵入细胞内,只能靠细胞免疫,而黄曲霉毒素恰恰是抑制T细胞转化为效应淋巴细胞,使其无法产生细胞因子发挥免疫效应。呕吐毒素(DON) 是潜在的蛋白质合成抑制剂,能够抑制肝脏的蛋白合成,引发氨基酸血症,主要影响免疫器官的生长,近期有研究表明,呕吐毒素还作用于骨髓造血干细胞产生细胞毒性,作用于T、B 淋巴细胞会产生免疫毒性作用, 诱导细胞凋亡。

所以,看似渺小的饲料问题却存在着影响疫苗免疫的关键因素。抗体产生期和持续期的长短与动物机体免疫器官的正常与否有着直接关系,因此在对疫苗的作用效果产生怀疑时不妨先检查一下饲料的霉菌毒素污染问题。